华西医院的成汉墓

十六国帝后陵寝之成汉哀帝李班陵,疑似位于成都市武侯区桓侯巷华西医院,世传为传为“张飞墓”,1985年经考古发掘。

李班(288年—334年),字世文,成汉武帝李雄的侄子,李雄之兄李荡第四子,十六国时期成汉国君主。334年在位。李班深得李雄的信任,并被立为太子。李雄死后,李班即位。不久,在殡宫被李雄之子李越所杀,时年四十七岁,谥号哀皇帝,共在位一年。

李班在位时间很短,但是后人对李班评价比较公允

房玄龄等《晋书》:“班以宽爱罹灾,期以暴戾速祸,殊涂并失,异术同亡。”;“班谦虚博纳,敬爱儒贤”;“为性泛爱,动修轨度。”

李雄即位,史料中关于李班即位、被杀的记载:

《资治通鉴·卷九十五》:丁卯,雄卒,太子班即位。

《晋书·卷一百二十一·载记第二十一》:雄死,嗣伪位,以李寿录尚书事辅政。班居中执丧礼,政事皆委寿及司徒何点、尚书令王瑰等。

《晋书·卷一百二十一·载记第二十一》:越时镇江阳,以班非雄所生,意甚不平。至此,奔丧,与其弟期密计图之。李玝劝班遣越还江阳,以期为梁州刺史,镇葭萌。班以未葬,不忍遣,推诚居厚,心无纤芥。时有白气二道带天,太史令韩豹奏:“宫中有阴谋兵气,戒在亲戚。”班不悟。

《晋书·卷一百二十一·载记第二十一》:咸和九年,班因夜哭,越杀班于殡宫,时年四十七,在位一年,遂立雄之子期嗣位焉。

成汉(304年-347年)也称成,是中国历史上五胡十六国时期之“十六国”之一,由賨人巴国姬姓李氏后人所建。

301年益州的蜀郡的巴氐族领袖李特在蜀郡地领导西北难民反抗西晋的统治,304年其子李雄称成都王,二年后称帝,建国号“成”,建都蜀郡的治所成都。至338年李寿改国号为“汉”。其领土疆域为益州全部。347年为东晋桓温攻破成都。

西晋末年,秦、雍二州连年荒旱,略阳、天水等六郡氐族和汉人等不得不流徙至梁、益地区就食。元康六年(296年),氐首领李特率民入蜀。他们入蜀后,由于地方官吏的贪暴和政府限期迫令流民还乡,流民领袖、略阳氐族李特等利用流民的怨怒,于301年在绵竹聚众起义。303年李特称大将军,李特及其弟李流死后,特子李雄继领部众,攻下成都,据有益州,建立成汉。后李寿改国号为汉。李雄是巴氐族人。都成都,盛时有今四川东部和云南、贵州的各一部分。347年,成汉为东晋权臣桓温所灭,历五主,共四十三年。

成汉在四川立国四十三年,营建有帝陵两座,现发现并发掘的成汉时期最高等级的大墓为位于成都市桓侯巷华西医院,传为“张飞墓”的成汉高等级贵族墓。

1985年,成都市考古队就对这座所谓的“张飞墓”进行了考古发掘。经过实地测绘,该墓冢高10.41米,最大底径约45米,墓室为长方形劵拱顶砖室墓,墓门及门框、门楣均系青石凿琢而成。墓内全长12.75米、最宽处达2.65米、最大高度2.5米;墓室后部有长3.6米、高12厘米的砖筑棺台,并列放置木棺两具。墓中保存着十分丰富的随葬品,其中有近百件陶俑及陶动物的模型。实用器物中主要有装饰品、生活用品、钱币、兵器等。

在该墓中挖出了百余件文物,其中发现了成汉时期的“玉衡”、“汉兴”等不同年代的纪年砖,可以确定该墓为成汉时期的墓葬。

该成汉贵族墓就在今华西医院第三住院部和第四住院部之间的小池塘边,是一个小土坡。土坡已经被铁丝围栏拦住,面积估计有几十平米。坡上早已长出许多不小的树木,前面紧挨着一座古朴的汉式凉亭,亭后坡脚矗立着厚大的红砂石碑,但碑面风化厉害,已看不清任何字迹。亭内则有一小石碑,上书“成汉墓”,标明是成都市人民政府1981年公布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文物多存于四川省博物馆。

有观点认为该墓墓主可能为成汉中期的哀帝李班。

1966年“ 年四川医学院修建人防工程在今华西医大附院门诊部的西侧, 即浆洗街植侯巷放生池南侧, 挖掘出有“ 玉值二年” 的年号砖和具有少数民族形像的陶俑, 同时还发现了该墓的墓门。从1985 年10 月开始, 正式对此墓进行了发掘, 初步揭开了它的历史真面目, 肯定了它是一座成汉时期的墓葬。

《成汉墓考古记》中对该墓出土的的年号砖进行分析, 认为最晚的年号是“汉兴”(338—343年) 时期。加之在随葬品中未发现有晚于成汉时期的器物,故可将其下限划在成汉李寿时期。

此墓出土了大量随葬品, 以及精美的铜皮棺和个别烧有“玉衡二十四年亲诏书立”字样的特制砖,而成汉诸帝中,据《华阳国志·李雄志》记载: 李雄卒于玉衡二十四年夏六月癸亥,冬十二月丙寅葬成都, 其墓中不应有“汉兴”年号砖。而且, 据明正德《四川志》卷十二记载: 李雄墓在成都县北七里, 不应在城南。此墓也不会是李寿墓, 除规模、形制低小外, 墓中不应有“ 玉衡二十四年诏书立”的特制砖。李期被李寿废为邓都公后自杀, 他的坟墓可能在西昌附近; 李势亡国降晋, 迁于建康, 其墓也不在成都。因此这座墓最有可能的墓主就是哀公李班。

李班在夜间被杀, 又遭诬陷, 无疑是被草草埋葬在成都附近的。到玉恒四年(3388年)李寿起兵取期, 夺位自立, 易大成国号为汉, 改元汉兴, 乃追溢李班为哀皇帝。这时必然要为李班改葬,

故所用墓砖有太康、玉衡、玉恒、汉兴等年号, 而止于汉兴, 墓地自然也就在成都附近, 甚至是就地改葬。李寿“废李期为邓都县公” 后, 于咸康四年(338年) 自立为帝. 建元汉兴, 改国号大成为汉等一系列措施, 并追谥“戾太子” 李班为“哀皇帝”既然追谥李班为哀皇帝, 肯定要为之迁葬, “以礼遇之”。

李班墓封土堆巨大, 墓家高10.41米, 最大底径约45米,墓室为长方形券拱顶砖室墓, 墓门及门框、门眉相均系青石凿琢而成; 墓内全长1.275厘米,最宽处达2.65米, 最大高度2.5米; 墓室后部有砖筑棺台, 并列放两具木棺, 棺木完全腐朽; 墓内虽已数次被盗, 但仍保存了较丰富的随葬品。李班袭位仅四月, 既未改元, 又未预政, 实际上并未君临天下, 加之李寿进攻成都时, 曾誓文武, “许赏城中资财” , 汉兴初, 国库空虚, 李班虽是嗣皇帝, 但改葬后他的墓家比一般的帝王陵墓在规模和形制方面,都逊色一筹。

华西医科大学林集成在其《成都外南成汉墓墓主试探》一文中认为:墓中出现的““玉衡二十四年亲诏书立”字样的特制砖则是墓主人为李班的重要证据,《华阳国志·李寿志》称:“雄疾病, 待疾左右, 左右侍臣造雄顾命, 寄托于寿”,“顾命”就是遗诏, 足以说明。李寿在改葬李班时, 特别烧制了“玉衡二十四年亲诏书立”的墓砖藏之幽扩, 表明死者是自己奉李雄诏立为嗣皇帝的, 为九泉之下的李班昭雪, 并正朝野视听。在研究“成汉墓主究竟是谁?” 的问题上,“玉衡二十四年亲诏书立”特制砖, 应该是解决问题的一把钥匙。这种特制砖, 只能在李班墓中出现, 而不可能在别人的墓中出现。

华西医院的成汉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