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医生说的这几句话,让人不敢发朋友圈




急诊医生说的这几句话,让人不敢发朋友圈


每个人都会给自己一个希望,明明知道它不可能实现,却一定要去想着。如果没有了这个希望,他们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多巴胺


不久前,组织上授予了我了一个先进荣誉称号。

本来我为此颇有些沾沾自喜,这毕竟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但,当我听见别人的一番话后却又不得不反思自己了。

这位不太熟络的朋友开玩笑着:“你何德何能能够配得上这个称号?”

从来没有人在我面前有过这种质疑,或者我说从来没有直面过这种大实话。

他的话让我很震撼,也让我非常惭愧。

仔细想来,我除了写几篇文章之外,除了抢救了更多一点的病人之外,又有什么地方能够配的上这种荣誉称号呢?

虽然这位朋友的话颇有些愤青的意味,但并非没有道理,它让我不得不去思考: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1

那么,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中年油腻大叔、伪文艺抠脚大汉、急诊执业医师、科普创作者、叙事医学学习者、代谢综合征患者.......

除此之外,很难再找到贴切的标签。

当然,赵大胆还有着另一翻评价:“爱吃肉、爱喝酒、爱伪装、爱发牢骚、爱熬夜,甚至还有一些矫情。”

当赵大胆无情的戳破我的面具并且毫不留情的拔光我高傲的羽毛后,我竟然不得不赞同她的话。

我想反驳赵大胆恶毒的标签,也想反驳朋友愤青的质疑,但话到嘴边却一个字又说不出来了。

我也曾在某部影视剧中听过一句话:如果一个人的刀很快,那么倒下的人就不会觉得痛。

也曾听过这样一句话:人就算花上十辈子的时间也不会清楚的认识自己,因为他们都害怕将自己暴露在阳光之下。

每一个人总有那么一点见不得人的东西,每一个总有那么一些猥琐的内心活动。

“你们就是光明磊落吗?”

“谁不是在满腔正义之中夹杂着一些自私?”

急诊医生说的这几句话,让人不敢发朋友圈


我分不清抢救室外吹着的到底是东风还是西风,也分不清那些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流淌着的到底是人性还是兽性。

或者,东风和西风都有。

或许,人性和兽性本就是一种东西。

阳光和黑暗从来没有泾渭分明的分开过,他们总是会在每天的清晨和黄昏时交织着。

我们自以为慧眼无双,却不知自己只是一个懵懵懂懂痴人。

我们自以为看透世事,却不知自己也只是一个爱恨不分、丑善交织的迷路人。

2

他突然的就坐在了我的面前,没有敲门、没有打招呼、更加没有被喊号,甚至让我没有一丝丝防备。

我看着他,有些疑惑:为什么要这样无礼,不顾其它病人的感受,而要直接闯入诊室?

他看着我,有些局促,甚至有些紧张,一时间结结巴巴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是一双饱经沧桑的脸庞,最起码也是一副常常被风吹雨打的脸庞,因为我能看得出其上被岁月雕刻出的故事。

“先生,我能问个事情吗?”

我曾被称之为医生、大夫、主任、帅哥、师傅还有那个谁,却极少被称之为先生。


急诊医生说的这几句话,让人不敢发朋友圈



当我听见先生这个称呼后心中原本的不满立刻烟消云散了,甚至诚惶诚恐起来,因为在我的心中只有那些大家们才配得上先生两个字。

“什么事情,你说!”我请他坐了下来。

他却只半个屁股坐在板凳上侧着身子伸长了脖子靠近我,神秘的问道:“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人不知不觉中就死掉吗?”

我不知道用惊悚和震撼来形容这个问题是否贴切,但我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震惊了,因为从没有人这样询问过我。

我用十二万分的警惕性询反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他笑了,在他满是沟壑的脸上散发着一丝诡异和不安。

“我家老娘躺在床上不能吃不能喝半个月了,看着受罪。”他始终用认真的眼神盯着我。

这种眼神让我很害怕,不仅是因为我无法给出他一个满意的答复,更是因为在其中光明正大的裸露着无可奈何的人性。

我不知道,这是一种无奈的微笑还是痛苦的隐藏?

“医院里没有这种药,而且这也是违法的”我只能给出这样的答案。

我给出的答案不仅简单明了,我甚至没有再同他多说一句话。

因为我担忧他的问题会越来越多,会让我越来越没有勇气和底气去忽悠拒绝他。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诉求,是为了替母亲减轻痛苦,还是为了早点结束给自己带来的折磨,或者是为了其它不可告人的目的?

他带着遗憾离开了,不仅因为没有找到这种方法,也是因为我告诉他:“长期卧床,不能进食的话,很快就会永远安乐了。”

有人告诉我:如果是父母救子女的话,一定会全力以赴;如果是子女救父母的话,暴露出来的不仅会有人性,甚至还会有兽性。

也有人告诉我:我们看见的永远都只是事物的表象,我们永远无法去体会那些发生在他人身上的喜乐悲酸。

3

她要求开药,并且喋喋不休的说:“没有办法,得了胃癌!”。

我还没有来得及抬头看看这位50岁的女性患者,就开始被迫听起了她的故事。

“我的家庭遭遇了一些变故,我一直心情不好,所以才得了这个病。”

“嗯”我无心去和她辩解到底为什么会罹患胃癌,因为这对一位确诊胃癌的患者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

“早知道自己会死的,没想到现在就被判了死刑!”虽然我并没有热情的回应,她却依旧喋喋不休的说着。

终于,我还是忍不住回了一句:“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 比什么都重要!”。

我知道自己的这句话说的很虚伪,也很无力。

可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儿子每个月能赚几万块,可是他还是要去开公司。我身体又不好,帮不了什么忙。就是希望他能够稳定一些!”她的话风又转到了孩子身上。

“年轻人的事情就让年轻人自己去弄吧。你操心又有什么用呢?”看着这位来日无多的患者,我的内心有了一丝丝的感动。

父母对子女总是无私的奉献,而子女对父母又会如何呢?

我合上病历本,微笑着递到她的手中。

“医生,你说如果我儿子今年结婚的话,我能不能撑到抱孙子?”本已准备转身离开的她又问道。

急诊医生说的这几句话,让人不敢发朋友圈


我知道她需要一个肯定的答复,或许这正是她唯一能够支撑的因素吧。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有很多好药,只要你保持好心情,应该没有问题!”

我知道自己欺骗了她,她也知道我欺骗了她。

“科技这么发达,人不还是要死的吗?也没见谁得了绝症还能看好!”

她的话突然之间让我哑口无言了,没想到我眼前这位胃癌患者竟然有如此清晰深刻的认识。

但,我总要说点什么来结束这发生在深夜急诊的寻常一幕,因为她还在看着我等着回答。

那一瞬间,我的内心踟蹰了千百回,终于鼓起勇气对这位因为癌痛而深夜来急诊开镇痛药的患者说:“能吃就吃一点,能穿就穿一点。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最重要,其它的都顺其自然。谁也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怎么样,每天早晨能睁开眼看看,就已经是新生了!”

“你说的对,我现在也不缺钱,就是缺时间,我就想等到抱孙子那一天!”

“能,肯定能!”

我给了她肯定的答复,她给了我灿烂的微笑。

我知道自己只是善意的谎言,她也知道这只是寻常的鼓励宽慰。

但是,这个答案正是我们都需要的。

就像我曾听过的一句话:人都是活在谎言之中的,一旦脱离了谎言,很快就会枯死。

4

赵大胆快步走进急诊室,笑着说:“你最害怕的人又来了!”。

果然,他再一次的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不整的衣衫,破旧的手提袋,厚厚的病历………

我曾经为他诊治过不下数十次,准确的说应该是被迫为他诊治数十次。

一个乐观的老人,一个偏执的老人,一个孤独的老人,一个正在死去的老人。


急诊医生说的这几句话,让人不敢发朋友圈



他总是拿着病历本要求道:“头昏了,脑梗发了,给我输液吧!”。

每一次他都拒绝了更好的建议,每一次他都忽视了苦口的忠告。

这些年来,他一直奔波在往返家和输液室的路途之中。

他没有子女,所以没有人照顾。

某一次,我对他说:“把家属喊过来,你一个人又要排队缴费,又要做检查,又要输液,怎么行?”

他却无奈的摇着头回答我:“没有家属诶,无儿无女,一个人诶.....”

事实上他唯一的侄子,也仅出现过一次,并且留下了一个每个人都关心的问题:“老头还能挺多久?”。

“你不是有房子吗?不如买了房子,拿钱住进养老院!”这种建议并非没有可行性。

但是,他却固执的摇了摇头:“毕竟还有侄子在,以后还指望他呢!”

“指望他做什么?”我没有明说这个侄子根本就靠不住。

没想到患者却给了一句大实话:“现在我还能动,那一天眼一闭腿一瞪,总要有人收尸,总要有人帮我火化吧?”

我没有接下这话茬,因为我不知该要如何来继续聊下去。

当然没有人去戳破他的期望,没有人去揭露这个自我编织的谎言:“78岁的高龄难道还不应该更加认真的考虑当下吗?”。

老人常常患病就医,侄子却极少出面。活着的时候都指望不了,难道在死后还能指望吗?

当然,这是患者的家事,我们无权评论,我们能做的也只是完成一些流程上的东西,然后在能力范围只能尽量提供一些帮助。

赵大胆气呼呼的说:“他侄子说自己在上班没有时间来,要等四个小时之后!”。

我站在抢救室的正中央,听不见海浪的声音,看不见日出的方向,只能听得见监护仪此起彼伏的叫喊和赵大胆心中不平的愤怒。

只是,最后这位反复脑梗死后又脑出血的老人能够听见吗?

我知道他一定能够听见,只是不愿听见罢了!

就像我也曾经听过一句话:每个人都会给自己一个希望,明明知道它不可能实现,却一定要去想着。如果没有了这个希望,他们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最后一支多巴胺:急诊执业医师,遇见许多人,碰见许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