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人荡舟访友,未相见已惊艳,素不知相见不如怀念

编者按:何必多情空余恨,不如常怀念。

唐诗人荡舟访友,未相见已惊艳,素不知相见不如怀念

走过千山万水,历经百转千回,人生旅程之中,与其感慨“相见时难别亦难”“人生若只如初见”,倒不如在心中留有一份温暖美好的怀念。我们常说人与人随缘而聚,缘尽而散,与其相见,不如怀念。我们是否有过这样的体验:曾经的刻骨铭心,曾经的情意绵绵,曾经的情深似海,都难抵时空的阻隔,当满怀兴致,再相见时却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矛盾纠结,容颜已改,情怀不再,与其再见徒增失落,倒不如心存美好,不再相见。“何必多情空余恨,不如常怀念”。

人生之中这样的桥段很多,未开始之前,美好的憧憬如在眼前,等到了之后,却兴致索然,反而徒增了失落与遗憾,原来许多事许多人也只是自己的一种美好期许罢了。有这样一则故事“子猷访戴”:话说,晋代的王徽之,字子猷,居住在今天的浙江绍兴,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大雪纷纷,他醒来之后,饮酒谴怀,忽然想起当时住在剡溪的好友戴逵,兴之所至,马上连夜乘船去访友,船行一夜终于来到了戴的门前,子猷却没有上岸而是原路返回。有人就问他为何,他说:“我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一定要见他?”此种言行,看似难以理解,但又觉得言之有理。

唐诗人荡舟访友,未相见已惊艳,素不知相见不如怀念

而说起访友,唐常建的《三日寻李九庄》却与“子猷访戴”有异曲同工之妙。

常建其人

唐代诗人,字号不详。开元十五年(727年)与王昌龄同榜进士,长仕宦不得意,来往山水名胜,长期过着漫游生活。后移家隐居鄂渚。天宝中,曾任盱眙尉。常建的现存文学作品不多,其中的《题破山寺后禅院》一诗较为著名。

今天我们就来分享交流他的这首《三日寻李九庄》。

三日寻李九庄

唐代:常建

雨歇杨林东渡头,永和三日荡轻舟。

故人家在桃花岸,直到门前溪水流。

题目中的“三日”,并不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三天,而是农历的三月初三。古代以农历三月上旬巳日为上巳节,而魏晋以后,人们通常是在三月三日度上巳节。

唐诗人荡舟访友,未相见已惊艳,素不知相见不如怀念


首句“雨歇杨林东渡头”,诗人出发的地点是杨林东渡头,眼前所见之景色是怎样的呢:杨林渡头,春雨已经停下来了,柳林经过春雨的洗礼,越发显得青翠欲滴,生机盎然。这清新明丽的景色,诗人轻舟荡漾,访友的心情相当轻松愉悦。

第二句“永和三日荡轻舟”,三月三日这天,美好的时节,清丽的风景,诗人荡舟访友,心生荡漾,浮想联翩,想起了著名的山阴兰亭之会。这里化用了东晋时王羲之兰亭集会的典故,诗人想象着一幅天朗气清,朋友相会极尽视听之娱的欢快场面。诗人未至朋友家,未见朋友面,而美好的憧憬已经展开。

唐诗人荡舟访友,未相见已惊艳,素不知相见不如怀念


三、四两句“故人家在桃花岸,直到门前溪水流”,诗人此行的目的地是哪里呢?李九庄。故人的家就在李九庄一溪流岸边,庄旁河岸,有一片桃林。三月初,正是桃花盛开时节,不由得让人联想陶渊明《桃花源记》中夹岸桃花的武陵源。景色优美,犹如桃源仙境。此时的诗人并没有达到李九庄,只是诗人心中所期待的诗意的居住环境。诗人并没有去过李九庄,只是听朋友说过:从杨林渡头出发,有一条清溪可以直接通到友人家门前,只要看到一片繁花似锦的桃林,那就来到了友人家了。

这首诗题材很平常,内容也很简单。但诗人却没有平铺直叙地交代行程地点,而是通过眼前美景产生诗意的遐想,化用兰亭集会以及桃花源记之典故,而让自己欢快愉悦的心情融入美丽的憧憬之中,一切的美好都在这曲折的情致和隽永的情味之中,变得耐人寻味了。未相见已惊艳于美景之中,仿佛一流动的画,诗人如在画中行。

唐诗人荡舟访友,未相见已惊艳,素不知相见不如怀念


言犹未尽,意犹未了。短短四句,诗人戛然而止,留给世人无限的想象空间。诗人访友,兴之所至,所有美好更多的是建立在自己的憧憬之上,或许相见并不能如所愿,与其徒增失落怅惘之情,倒不如像子猷一样乘兴而行,兴尽而返,见与不见又有何妨?

(声明:以书为友,以文沁心,读书写文,记录所思所感。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本作者删除。)